貧僧有話要說二十四說 青年應有的愛情觀

貧僧有話要說二十四說 青年應有的愛情觀

文╱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

做一個出家人是很不容易的,甚至於成佛更加不容易。例如我們說,釋迦牟尼佛是「三界導師」、「四生慈父」,他對於三界、四生種種的情況,不但要了解,還要加持他們、解決他們的問題。那麼現在做一個出家人呢,要弘揚佛教、行菩薩道、救苦救難。在芸芸眾生中,苦難隨時隨處,層出不窮,一般人都說人很難做,其實,出家為僧也很難做啊!

承蒙社會稱出家人為一句「師父」,「師父」的責任要做些什麼呢?

像我,本來是貧僧,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條件,但是老人家要來找我,問我說:「怎麼樣子減少和兒女間的代溝?我想要到寺院裡面來安養修行。」中年的夫妻,也常常為一些感情糾紛、家庭事務的煩惱來找我。做一個出家人都沒有這許多的經驗,但也得要幫助他們解決。

尤其現在,青年學佛的弟子很多,他們對於人生社會的道路,往往感到前途茫然,有時候也會需要我們幫助他們做一些指引。像是有的要找工作,有的要出國留學,有的需要一些獎助等等。這當中,最困難解決的,就是青年男女的感情糾葛。佛教要靠青年,你又怎麼能不顧念青年朋友全盤的問題呢?

所以,過去數十年來,經常有一些青年弟子,如果是男生,就來告訴我他的女朋友如何,要我幫他做個決定;有時候女生也會來說,她最近有了新的男友,希望我代她看一看,做個指導。

本來這許多事情,他們都應該跟家長、父母商量的,可是父母的執著、成見,都不容易跟他們契合。他想到佛教的師父比較客觀,所謂「旁觀者清」,能為他們做個顧問、做個指引,就來找我們了。我就這樣,關心起青年的問題,對青年最重大的人生過程、愛情之路,也不能不給他們一點意見、一些指導。

我對現在這個社會的男女,所謂「一見鍾情」的情況,非常的罣念。現在的男女往來太過自由;但是青年時期,思想還沒有成熟,對人生交往的關係不能深入了解,所謂許多男女常「因不了解而結合,因了解而分開」,實在很為可惜。

佛教本來就分有出家和在家的,信仰可以一樣,但是出家和在家的生活就迥然不同了。出家也不是沒有感情,出家的感情是所謂「無私的大愛」,不是為個人的占有、欲望,是要犧牲奉獻,也就是所謂「愛一切眾生」。但在家人士,他只要對佛教有真誠的信仰,能奉行佛教的基本教義「三皈五戒」,就應該是一個佛弟子,也就夠他一生信受奉行,獲得受用了。

我在過去曾經想要設立一間就業中心,把某一個寺廟改良,作為出家和在家的一個中途站。比方說,從鄉村走入到都市的青年男女,一下子要面對彩色繽紛、花樣百出的都市生活,常常會感到迷惘。雖然社會上也有職業介紹所,但往往也不負責任,甚至於讓這許多鄉村純潔的男女,走上了不正派的道路。

所以,我就想,如果能讓這許多男眾的、女眾的青年,暫時在我的寺院團體裡安住,要他們到補習班去補習,要他們到圖書館去讀書,要他們參觀各個美術館、博物館,要他們到各個公司、工廠去參觀、聽簡報,讓他們到一些養老育幼的地方做短期義工;日後或者升學、或者就業,再做決定就好,免得初到都市因為吃住困難,就這樣輕易地給外力引誘,喪失了人生美好的志願。

佛光青年參加印度公益旅行活動。圖/佛光山提供

佛光青年參加印度公益旅行活動。圖/佛光山提供

貧僧這一個理想,雖然沒有完全實現,但是我對我們的佛光青年會、青年團、學生會,都有專人為他們服務。只是說,這許多年輕的人,對男女交往都以神祕的作風看待,也不肯對人言。一個人在芸芸眾生中,對於感情問題,奇遇當然好壞皆有,但也很少是經過智慧的抉擇。事實上,初交相識,應該要保持一段觀察的時日。

在數十年前的社會,還有「先友後婚」的主張,但是現在幾乎「朋友」的這個階段都沒有了,也少有終身之交的遠觀,只要我歡喜,就可以成雙成對。這麼一來,太容易的結合,也就很容易的分開。我經常也為這許多年輕的人擔心。

對於過去中國傳統的道德,所謂「男婚女嫁」,要受父母之命、要聽媒妁之言,當然,不是自己設身處地去了解的感情婚姻,圓滿收場的情況必然很少;但是,像遊戲般的愛情,又如何能夠長久呢?

有一句話比喻說:「哪個少男不多情?哪個少女無愛意?」男青年涉世未深,遇到一個異性,或者看了兩眼,就覺得很順眼;或者交談了幾句話,覺得很相契,就已經認為這是理想的對象。當然,他後來的時日,再見到另外一個女性,覺得比這個更好,也就要更換了。所以,像遊戲、捉迷藏一樣的愛情,哪裡會有好結果呢?

家境好的女生,她交往的對象,可能都是社會層次比較高一些的男生,但是一般的少女,她可能也結交不上真正有為、有守的對象,最後就胡亂結合,當然都難有好的結果了。

但是,我們在社會上旁觀男女青年,總覺得他們應該彼此尊重,男女之間還是要保持一定的距離。要經常在團體裡面聚會,在團體中,去慢慢認識對方的人格、思想、行為、正派與否等等,不可以馬上就一對一的相處;因為一對一的相處沒有選擇,到最後,遇到了有選擇的機會,他就毫不顧慮地拋棄對方,造成情感上的混亂、不忠。這是個人的損失,也是社會風氣的敗壞。

有人說,西方人的婚姻是鬧劇,東方人的男女結合是醜劇。所以,對於今日青年男女的交往,我們就從旁觀的立場,作一些意見。

世界各地學佛青年學習過堂。圖/佛光山提供

世界各地學佛青年學習過堂。圖/佛光山提供

第一點,普通的朋友來往,不用去作身家調查,大家都是「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」,平淡是安穩之道。假如說有心交友,就必須先對他的家庭背景有些認識,對他往日的交友情況要作一些了解,對於對方的生活能力要知道,因為今後兩人共處,必定都要有生活的能力。最重要的是,要有共同的信仰、共同的語言、共同的性格、共同的生活習慣。

甚至於不可以相處太過親密,例如同學、同事之間,或者同一個社團裡,同時有三、五個人在交往。要很冷靜,要深思未來,最重要的是,你要能不後悔,到達心甘情願,才可以做深入的感情上的來往。

第二點,過去的男女婚嫁,都重視要「門當戶對」。其實,也不必都要門當戶對,但是男女雙方的結合,未來要共同生活,人的一生也不過數十年的歲月,不能相互了解、不能相互體諒、不能相互信任,必定是非常的危險。所以,男女之間的來往,對彼此的性格以及互相的信賴、包容,都得很認真地深思,才能決定終身大事。

第三點,在中國社會裡,男性在感情上有許多的空間,女性的感情則是比較狹小的道路。當今社會的女性,雖然不必像過去貞潔婦女那樣,要有「樹立貞節牌坊」的觀念,但是也不能隨便、不經意地和男性來往,這對自己未來的一生,會造成重大的遺憾。所謂「前事不忘,後事之師」,不妨把過去一些人的經驗教訓,作為自己的借鑒。

總之,對未來沒有理想,對責任不肯負擔,對感情非常隨便,對經濟任意揮霍,輕諾寡信,無論是男方或是女方,都是結合的嚴重障礙。只靠情書,甚至當今社會流行的email、簡訊來往,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,就是寫得再好,也不能表現一個人真實的人生性格。光靠網路,不能認識彼此真實的性格,還是要有一段實際的相處才好。

我們也常看到新聞上的報導,原本男女雙方情投意合,但是結婚以後,為了衣服的顏色、為了牙膏牙刷的使用、為了吃茶吃飯,因為習慣不同、時間不同又再分離,實在可惜。

假如男士有大男人主義,或者暴力傾向,女生必定不能遷就。女士逢人撒嬌,或者講話嘮叨,太過吹毛求疵,男生也不能不卻步。在還沒有結婚前,要用兩個眼睛看清楚對方;要想結合了,就要用一隻眼睛看,像木匠吊線一樣,把對方的品格曲直更加的看清楚;因為結婚之後,也就不需要再看了。

男女在婚嫁的邊緣,都有多次往來的經歷,不管男女,如果感覺到對方性格不合,要及早煞車,所謂「君子絕交不出惡聲」、「好聚好散」。甚至於離開以後,還要為對方祝福,這是最美的分離。

對於一些為失戀而痛苦的男女,過去我也為他們做過一首小詩:
「天上的星星千萬顆,地上的人兒比星多,真傻瓜,為什麼痛苦煩惱只為他一個?」

在我們當今的社會,男人結婚、離婚、再結婚,都視為平常,但是女性比較吃虧,應該只有一次的機會。一般女方看男方,都是先看他長得是否很帥,男方看女方,也都是先看她是不是生得美麗,這都是錯誤的,因為男女結合以後,或帥、或美都不重要,要能彼此共同生活才是重要。

一九六○年,星雲大師為李奇茂先生與張光正小姐福證。圖/佛光山提供

一九六○年,星雲大師為李奇茂先生與張光正小姐福證。圖/佛光山提供

兩人要共同生活,男人就要對家庭負責,女人要對家務負責,各有所長,彼此要合作、包容、諒解。尤其,情欲是一時的,情愛是一生的,要結婚的男女,彼此對感情要忠貞,這是第一要素。

青年男女戀愛、結婚、離婚、再婚,只要合法,佛教都可以承認,但是邪淫、婚外情,則是佛教所不能同意的。所以,信仰佛教的男女,應該要共同遵守三皈五戒,彼此都能信守信仰,在感情上,也比較真誠穩固。

我有一個信徒,擁有一對漂亮的兒女,我經常讚歎他們是「金童玉女」,但是三十多歲了,都還沒有結婚。我就對他的家長說:「怎麼不給他們結婚呢?」他說:「師父,你不知道啊!現在俊男美女很難找到對象。」我初聽,感到很訝異,後來一想,確實也不錯,現在的社會,要跟俊男美女結婚,得承擔多少的風險、負責多少的代價。

也有很多的女孩子,讀書讀到碩士、博士了,但結婚也困難了,因為學究型的女性,男人大多不喜歡,男人歡喜的女人是一個伴侶,不是老師、學者。同樣的,女性歡喜的則是一個男人,是一個兄長,不是再找一個如嚴父一般的男性來管教。

曾經,有一個母親對年屆三十的女兒不肯結婚,非常罣念,就來找我。這個母親說:「師父,既然她不肯結婚,你就勸她出家吧。」我說:「出家不是勸的,要有出家的性格才能出家啊!」

後來,我見到了這一位芳年三十的小姐,就跟她直話直說:「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你怎麼不結婚呢?」她回答我說:「現在的男人都沒有幽默感。」

這句話讓我也增加了一個認識。過去的女孩子要嫁人,都是看對方的體格、家世、財務、職業……種種的條件;但現在不是了,現在的女人要求男人要有幽默感。確實不錯!一個家庭裡,夫婦雙方要能共同製造家庭的和樂,總不能每天板著面孔,視如路人,這個婚姻就難保善終了。

真正要成為夫妻的人,如果你是一個女生,要知道男方看女人,最初是看美麗,之後就是要你賢慧、要你會讚美、要會家務、要會孝親、要會招呼客人、要會幫助丈夫撐持事業……有這樣的層次。所以,作為一個女人,不能不了解婚姻的階段性。如果你是一個男生,女方會要求你要有家庭觀念、要有家庭責任,不只是會賺錢,還要會幫忙家務……。

家庭裡面,夫妻、兒女,大家都要平等、和平相處,沒有誰大誰小。倫理次序固然應該遵守,但是要用權威、舊有的觀念來對待家中的分子,則不能創造美好的家庭啊!

佛化婚禮。 圖/人間社資料庫提供

佛化婚禮。 圖/人間社資料庫提供

最近有個報導,據聞有一對九十多歲的老夫妻,他們已經攜手度過七十年的婚姻生活,舉行一個鑽石婚姻慶祝會。有記者訪問這個老太太:「你是怎麼和他廝守七十年的?男方他有缺點嗎?」女士說:「我丈夫的缺點比天上的星星還多啊!」記者一聽,很為驚訝:「既然那麼多缺點,你們為什麼又能共處七十年呢?」這位老太太說:「但是他愛家、愛人、負責任,他像太陽一樣,當太陽出來的時候,如星星多的缺點就都沒有了。」所以,男人要愛家,「愛」是家庭幸福主要的泉源。

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的五和塔,經常為人舉行佛化婚禮。我寫了一副對聯:「你我有緣成眷屬,福慧共修慶家園」,其實,男女的婚姻沒有教條,甚至法律都不能約束,完全是靠相互的尊重和愛心,來維持感情。

對於世界,大家要有「普愛」的觀念,對於家庭的妻兒,要有個別的愛護。所謂「大愛」、「小愛」,都要每個人心中的一把秤來等量,適當最為重要。

歷史上,多少的男與女因為感情不會處理,而香消玉殞。其實,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愛情,不也是成為現代人的美談嗎?也有的女性,像楊惠姍在電影《我就這樣過了一生》裡面飾演的角色,她甘願為男人撫養前妻所遺留下來的兒女,即使到最後自己也有了兒女,但仍然平等看待。

總之,男女都需要有偉大的情操,都要為對方設想,我愛你,就不能害你;我和你結婚,就是奉獻,就是犧牲,就是心甘情願,夫妻彼此都要有同等的觀念,才能有未來美好的家庭。

說到青年的感情交往,天下的父母也沒有不關心的。不過,我想可以關心兒女的感情處理,也可以引導他向正當的途徑行走,但不要太過分的壓制、干涉,因為青年男女相愛結婚,畢竟不是父母能了解、能去認可的。所以,父母還是要帶著尊重的態度。

有一個信徒的女兒從美國留學回來,我說:「你的小姐已經從美國大學畢業回來了,可以給她結婚了。」她說:「師父,才二十二歲,懂得什麼愛情?懂得什麼結婚?懂得什麼夫妻相處?隨她去!等她到了二十八歲的時候,我再來問她結婚的事情。」要給女兒那麼長的時間,讓她對社會、對愛情有深刻的了解,才會知道如何找一個終身的伴侶。我覺得這樣的母親不但開明,也真是很有雅量的。

像有的中國女性,嫁給非洲的黑人男士,也有中國的男性,討了黑人小姐為妻,只要他們幸福,父母也不必為了家門裡面多了一個不同種族的親人,而認為這是大不了的事情。現在的世界,什麼都是平行的,你可以坐飛機旅行世界各國,世界各國的人士為什麼就不可以情投意合呢?這也是我的一個感想。

我們都希望天下有情人成為美好的眷屬,但是一段美好的愛情,要成為一個美好的婚姻,要有真正的認知、信賴、緣分、寬諒;一個美好的家庭,需要有很多的因緣來幫助成就,才有祥和圓滿的幸福。(2015.5.3口述完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