貧僧有話要說二十九說 我修學讚歎法門

貧僧有話要說二十九說 我修學讚歎法門

文╱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

我們一生,多少總會給人批評毀謗,也會獲得一些好話讚美;有時候我們也會批評毀謗人,當然也有好話讚歎人,大抵人間就是如此。不過,語言很容易出差錯,一不小心,所謂「言多必失」,所以,修讚歎法門就非常重要。

記得五十年前,壽山佛學院剛開始,只有幾十個學生、幾十位老師,在一個只有八十坪的壽山寺裡,大家教學求學,各安己分,雖然當時我們一無基礎,生活也清苦,但師生和樂融融。一位擔任高雄六十兵工廠附設醫院院長的唐一玄教授,也是知名的佛學家,我請他為學生教授《六祖壇經》和《法華經》。

唐教授佛教著作甚多,但與我的觀念風格不同,對我一向批判多於讚美。但有一次,他竟然很高興的跟學生講:「你們院長他舉重若輕。」我過去聽過多少人說我勤勞、發心、負責、公平無私,我都不以為意,覺得那是人家的客套話,我不能不承當,但唐老的這一句「舉重若輕」,不覺得也讓我暗暗感到歡喜,我真能舉重若輕嗎?這是給我最大的勉勵。

因而就想到,人都喜歡聽別人讚歎。所謂讚歎法門,就等於現在人說的拍馬山,但是拍馬山也很好,哪一個皇帝不喜歡人喊「萬歲萬萬歲」?哪個企業家不喜歡人家稱他王董、李總?這正常的稱呼,正常的讚歎,是人我關係的增上,也沒有不好。不過把它形成老套,就覺得不夠藝術了。所以,我從唐一玄教授的話裡,覺得我也應該修學讚歎法門,讓別人歡喜。

我記得有則故事,說一個很漂亮的女孩,是個瞎子,有個青年一直追求她,但她不願意,她認為自己眼瞎,不適合婚嫁。經過多年,這位青年的殷勤最後感動了女子,她終於說:「好吧,我願意嫁給你。」青年一聽喜出望外,就拿了一面鏡子給女子,說:「妳看看妳多漂亮啊!」青年以為這是一句讚美的話,想讓女子歡喜,但女子覺得受到污辱,立刻把鏡子朝地下一摜,說:「你知道我是瞎子,卻這樣諷刺我,我不嫁給你了。」這個青年人急忙道歉說:「對不起,對不起,因為在我心目中,我從不覺得妳是瞎子。」這個女瞎子心念一轉,覺得天下人都認為我是瞎子,只有他認為我不瞎,我不嫁他嫁誰呢?所以一句話,這樣說那樣說,就有不同的分別。

當今最高明的禪門教育,所謂「不說破」,即退而求其次,指東說西;再退而求次,以鼓勵代替責備。例如:稱初來佛門,行事冒失的人「初參」,或者說參學已久的老油條是「老皮參」,又或者說人「不知慚愧」、「不知苦惱」,這些話既具有教訓意味,又不失厚道,能令人心生警惕,恰似淨水一般,能滌人習染。而讚歎法門也像「不說破」的禪門教育,它既可以增進人際關係,言外之意有更深一層的內涵。但可惜,現在佛教裡流傳的,無非是:你很發心、你很慈悲、你很莊嚴、你很虔誠、你很肯出功德布施……,我覺得這許多俗套的讚歎,並不會太引起人的歡喜。

比如每當佛光山開信徒會議,我的台灣話雖然不好,但我學習「同事攝」,總會在會議中說兩句不標準的台灣話,給大家歡喜。我的開場白經常是:「各位『頭家』(老闆),歡迎回山,我們『辛勞』(員工)在此,向頭家們報告。」意思是說,寺院不是我們出家人的,是信徒所護持建設,他們理應成為老闆,我們只是服務效勞的人。我覺得一個出家人能懂得自謙,懂得以弘法利生服務信徒,那必定能有很多成長。

賴義明薛雲英伉儷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賴義明薛雲英伉儷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尤其,我覺得讚歎人的時候,不一定要把話說的非常明白。舉例來說,二十幾年前,員林賴義明居士,他把家產送給佛光山做道場,把兒子送來佛光山出家,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他,想起過去須達長者布施祇園精舍,讓佛陀說法傳教,我就不禁說:「我們的須達長者來了。」賴居士為人低調,是個本分的人,據說他聽到我這句話,也歡喜了好幾十年。他覺得能與須達長者相比相映,感到與有榮焉。

最近,覺培為了尼泊爾震災救難,日夜辛苦,時常半夜兩、三點還在接聽國際電話。於是我想打電話給她慰勞,可是如果我說「妳辛苦了,妳很發心」,這種話都聽習慣了,我說與不說,差別不太。所以我就講:「覺培啊,看起來妳就去登記選總統吧,台灣總統應該讓妳做了。」她聽了開心大笑,就說:「哎呀!師父,您怎麼這樣講啊!」我認為這就是讚美的藝術,妙不可言。

又例如南京大學的賴永海教授,二十幾年前,就與佛光山合作出版三百萬字的《中國佛教百科全書》,多年來也一直支持我們人間佛教理念的弘傳,我告訴別人,說賴教授與我們「是一起經過苦難,有革命情感的」,相信這句話如果傳到賴教授耳裡,他必然很有感受,畢竟歲月無情,人間炎涼,有多少人可以同甘共苦呢?我也曾對前江蘇省宗教局的翁振進局長說過:「我們是二十多年所培養的友誼,能算沒有感情嗎?」相信他們都能懂得,我話中的真情。況且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知交情義,難道不值得稱讚嗎?

左起為柴松林教授、大師、覺培法師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左起為柴松林教授、大師、覺培法師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創辦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的柴松林教授,數十年來,與我也是時有往來,他的基金會為消費者主持公道,更在環境保護、殘障教育、公共利益上,貢獻良多,因此我總稱他是「台灣的良心」,一個人能帶動社會的善行風氣,當然值得讚歎。

又例如我曾尊稱高雄縣長余陳月瑛,以及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女士為「媽祖婆」,意喻她們救苦救難,為民服務。世間的人,能與威靈廣大的媽祖媲美,豈不是最大的讚美?就像有人說我是「現代活佛」,我是不是如他所述並不重要,但我不能辜負別人讚歎的好意,的確也讓我更勉勵自己要像佛一樣「行佛所行」、「做佛所做」了。

本山的蕭碧霞師姑已六、七十歲了,雖然身材發福,不似年輕時苗條,但當初我們都勸她選中國小姐,這句話即使經過了五十年,我相信現在還是讓她感到高興,她心裡一定想:「你們要知道,當初我就是那麼漂亮,是有條件選中國小姐的。」

所以,讚歎要講究巧妙,能讓人回味的讚歎,往往不落俗套,是有智慧、有內涵的。比方說,他們這一家是佛化家庭,是慈善之家,我就稱他們是「三好人家」,表示他們家沒有糾紛吵鬧。我寫的一筆字裡,「有您真好」、「有情有義」、「仁心仁德」、「書香之家」、「我是佛」等,具有讚美意涵的文字,歡喜收藏的人最多,為什麼?因為每個人都想將這些稱讚,送給他最感謝的人珍藏。

比方一個慈悲的人,我們也不必說他很慈悲,可以說「他是我們的觀世音」;這個人很有智慧,我們不必說他聰明靈巧,可以說「他是我們的文殊師利」。我想,懂得佛法的人,聽到這些話,不是很直接的讚歎他,只是做個比喻,大家心中有數,話中讚美的意義能夠到位,我認為,這就是讚美的藝術了。

在我數十年的經驗中,我體會到,讚美別人要適當,不宜信口開河、隨口言說,如果讓人以為你是譏笑他,反而弄巧成拙。好比過去有人說:「你很巧妙,七竅中已通了六竅。」意思是你一竅不通。曾經有人請鄭板橋寫對聯,他就寫「一二三四五六七,忠孝仁愛禮義廉」,意思即無恥。這是罵人諷刺的話,有人認為這是坦誠,其實也不需要如此。如果對方不好,我們可以不必讚美,無言勝過有言。當然,如果對方真有值得讚美的地方,我們可以給予適當的稱讚,因為讚美,就像夏日綻開的花朵,美麗芬芳,讓人心曠神怡,我們何樂而不為呢?

我想,讚美別人,最好確定對方值得讚美的條件,而且讓他在這句讚美裡,除了受到肯定,還得到鼓舞增上的動力。

例如有一次,我得知信徒賴維正先生的貿易在歐洲做得非常成功,就寫了「品牌」二字送給他。他最初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甚至還誤會,我是否在評論他有品、無品?為了消除他心中的遺憾,我為他講了一個我偶然在一本小書讀到的故事。

品牌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品牌 圖/法堂書記室提供

有一位先生想開個公司賺錢,他很先進,開了家顧問公司,但掛牌兩個月都沒人上門。有一天有人上門了,因為對方穿著邋遢,他也就沒有很好的口氣問:「你姓什麼?」對方說:「我姓李。」

「你要做什麼?」「想發財來請教。」

「你做什麼職業的?」「叫化子。」

這個老闆一聽,語帶輕視的說:「叫化李,你也要發財啊?」

叫化李對於老闆輕蔑的口吻,深不以為然,就回說:「叫化子向人要錢,當然也是希望發財啊!」

老闆心想,這是顧問公司的第一筆生意,也就不再計較,便接受了叫化李的請託。於是告訴叫化李:「你到人潮密

集的中山公園門口擺個地攤,立個牌寫上『希望仁人君子賜給我生活保暖五毛錢。』假如有人給你一塊,你一定要

找他五毛。如果是給兩塊錢,或者更多,你也絕對不可以接受,永遠只能收五毛錢。」

叫化李聽了無法接受,就說:「那怎麼行?向人家討錢,當然是越多越好啊!」

老闆就說:「那你不能發財,發財都要靠『品牌』。」

在老闆一番說示之後,叫化李彎腰辭謝就要離開。老闆見狀,馬上就叫住他,問說:「顧問費呢?」

只見叫化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說道:「叫化子哪裡有顧問費?等到將來討到錢再給你吧!」

老闆想想,他說的也沒錯,事情也就這麼算了。

回去後,叫化李依照老闆指示的方法,如法炮製,人家給他一塊,他說等一等,要找五毛。人家覺得奇怪,就再試一次,給他五塊,他就找四塊五。人家說通通給你,他說不行,我只要五毛。這樣一來,果真遠近好奇,怎麼會有個叫化子只要五毛錢?也就接連不斷地,這個人給五毛錢、那個人給五毛錢,大家都想要來看看這個叫化子的真面目。

不多久,在一個陰雨綿綿的下雨天,叫化李又來到了顧問公司。老闆見他來,就問:「叫化李,你又來做什麼?」

「繳顧問費啊!我現在賺錢了。」
老闆心想,這個叫化李還是滿講信用的,果真是有那麼一點「品牌」了。
經過了一、兩年,有一天,老闆朝公園門口經過,只是這回看到的叫化子,已經不是叫化李了。他只有四處尋覓,口中並且還輕聲喊道:「叫化李、叫化李!」

沒想到,蹲坐在那裡的叫化子聽到了,就回答:「你叫我師傅啊!」原來,現在已經換成徒弟在討飯了。
老闆就問:「你師傅呢?」
「師傅到百貨公司去開店,他現在已經發財了。但是他說這個地方有品牌,地理位置很好,叫我接替他留在這裡討錢。」

這時,我就告訴賴維正先生說,無論做什麼事業,「品牌」最重要。他聽了之後,滿心歡喜,要我再為他多寫幾張「品牌」,好送給他的朋友。我也一樣歡喜地就答應下來。所以人也好,物也好,字也好,無論什麼,都需要「品牌」;「品牌」之重要,就如稱讚別人,這個人正派、這個人豪爽、這個人公正、這個人有品牌,你只要適當,就叫讚歎法門。

所以過去諸佛菩薩,幾乎沒有不修讚歎法門的。像本師釋迦牟尼佛和彌勒菩薩,他們同時修道,但佛陀比彌勒菩薩早了三十劫成佛,為什麼?因為他多修了一個讚歎法門,如「天上天下無如佛,十方世界亦無比」;或者普賢菩薩「一者禮敬諸佛,二者稱讚如來」;甚至我們早晚課誦都要念到「阿彌陀佛身金色,相好光明無等倫」,讚歎他四十八願度眾生;念到觀世音菩薩,就說「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」;還有「四大菩薩」的悲、智、願、行,不也是對菩薩示現的形象,所給予的稱讚嗎?

想到當初佛陀在教化的時候,他對波斯匿王、頻婆娑羅王等王宮大臣,不亢不卑展現修道者的超然,但多少也要給予一些讚歎,所以稱他們「轉輪聖王」;甚至讓每個弟子都有一種功用,這個弟子說法第一,那個弟子持戒第一,所以「十大弟子」各有專長。佛陀對弟子都要讚歎,何況我們對朋友、信徒,對一些對我們有貢獻的功德主,能不讚歎嗎?

所以我曾說,一個人如能想出一百句藝術讚歎的美語,這個人必定成功。而不要只是「你很發心」、「功德無量」的老話。例如:「他禪坐如同佛祖」、「他走路真似行如風」、「他的威儀就像立如松」;我也曾讚歎忠誠護持的信徒是「阿鞞跋致」,意思是我對他們不退轉的精神,很受感動。

林肯在競選美國總統前,競選過州議員、參議員、眾議員,通通都失敗落選,那他如何成功當選美國總統?因為一句話。當時他最強的對手是卡特賴特牧師,在一場演講會上,牧師一再宣說上天堂下地獄的教義,他當眾請問林肯選擇要到哪裡去?林肯坦誠地回答:「我只想進國會、到白宮。」說完,全場聽眾一致鼓掌,深為林肯的雄辯風趣折服,認為這句話真是經典,整個美國一時喧騰,民眾真的把他送進了白宮。

我還記得在宜蘭的時候,有位海軍送了我一台收音機,平常我也沒有收聽的習慣,但不知為何有個半夜,我忽然打開收音機,聽到了甘廼迪被刺的消息。當時距離他死亡的時間只有幾分鐘。我就想到,在報紙看過,他也是憑一句話而當選,那一句話是:「我要帶動美國進入一個新境界。」我剛開始還不認為這句話有多了不起;不過,美國人畢竟是有思想的,他們因為想要開展、創新,所以渴盼新境界的來臨。因為這句話符合美國人的口味,所以他能當選。也是在聽聞他遇刺的那個晚上,我才進一步去思索「何謂新境界」,也因而更開啟我新佛教運動的實踐。

多年以前,曾經在一篇文章裡,讀到這麼一句話:「語言,要像陽光、花朵、淨水。」當時深深感到十分受用,於是謹記心田,時刻反省。隨著年歲增長,益發覺得其中意味深長。經典裡說「面上無瞋是供養,口裡無瞋出妙香」,或說「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」,可見得一句話,能恰如其分,適時達意,有多麼關鍵性的重要。

例如,我常讚美人說「你非常從善如流」、「你很與人為善」、「你能夠和而不流」、「你有慈心必有好報」,我總期許自己對人的讚歎,能像陽光一樣,不只要溫沃人心,更在這句話裡,為其應機說法,留下一點禪機、一點勉勵、一點祝福,甚至是一點幽默。讚歎法門,也是我的一瓣心香供養吧。

的確,讚歎需要具備藝術。例如在《禪林寶訓》裡說,被稱作紂王、幽王的人,不會因此感到歡喜,因為他們荒淫無度,殘暴的形象令人不敢苟同。如果被人稱作伯夷、叔齊,反而覺得歡喜,因為他們是為了守衛正道而餓死首陽山,有廉潔道德的形象。或者,我們說這個人有如岳飛、文天祥,必然表示此人有風骨氣節,即使他們是失敗的英雄,但他們為國盡忠,英烈千秋。所以,從這些比喻的話語裡,我們就能看出此人究竟有德或無德了。

至於如何運用智慧,適當的讚歎人,端看此人修行的藝術了。(2015.5.1口述完稿)

回應

您登記之電郵不會被公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