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弘法篇

星雲大師在一九六三年第一次訪問香港,深深了解到香港這個地方與佛教的關係因緣可真不小,現在我們唱的<僧寶讚>,裡面有一句「浮杯渡海剎那時」,講的就是杯渡禪師乘木杯渡海到屯門山(現在的青山)的故事,可見佛教傳播到香港的年代很早。

中日戰爭後,國共兩黨又起內戰,星雲大師在一九四九年到了台灣,因為人生地不熟,一時沒有辦法居留,就寫信到香港棲霞山的下院鹿野苑求援。據說在香港的棲霞 山同門接信後,也很慷慨私表示說:「我們能到香港來,不能不感謝棲霞山住持志開上人的成就,現在他僅有的一個弟子落難在台灣,我們照理應該出面幫助他到香 港。」於是大家共同籌措了三百元港幣,托人帶到台灣,要讓我當路費到香港去。但不幸大師那時已被國民黨逮捕,關在桃園的拘留所,與一百多個出家人一起等待 最後的宣判。後來,所幸經過一些佛教護法大力奔走,總算把大師救了出來。可是這時從香港帶錢來的人,因為沒有能連絡到大師而回香港去了。就這樣,星雲大師 在台灣盤桓了一些時日後,獲得吳伯雄先生的尊翁吳鴻麟老先生幫忙報戶口,如此在台灣有了合法居住的身分,也就從此打消去香港的念頭了。

直到一九六三年,星雲大師有機會代表中國佛教會訪問香港,這時當然非常高興能夠趁此機會去看看香港這個久已聞名的地方,除了想要了解這裡的佛教概況,尤其急於到東蓮覺苑和鹿野苑去看看,因為這裡是當初師祖、得戒和尚他們弘法的道場。

一九八三年: 香港發展迅速,人口已經超過六百萬以上,尤其耶穌教也在香港積極宣揚、建設,並且凌駕於佛教之上。這時大師想,自己應該到香港去盡一份心,於 是就經由當時在佛光山讀書的學生文瑜和瑞盃介紹,在九龍的地方找到一個小房子,派依如法師前往,這就是佛光山在香港弦法的第一個據點 - 佛香精舍。

一九八七年: 「法住學會」的霍韜晦居士,他出版了一本<法住>月刊,要大師為他寫文章,並邀請大師到「法住學會」講〔般苔心經〕,大師欣然應允。學會的地 方不大,只能容納二、三百人,但是有了這次的因緣,後來就有信徒出面,邀請大師到油麻地梁顯利社區服務中心去講演,接著又轉往沙田大會堂,這裡的場地比較 大,能容納一千多百人。

一九九一年: 這時有一個很好的因緣,就是李小龍的女友丁珮小姐,她是香港的名藝人,有一天她跟大師說:既然香港有那麼多人喜歡聽經聞法,大師你為何不到紅 磡香港體育館去講呢?於是這樣開始了大師在紅磡香港體育館的演講。一講直到二00六年,整整二十年不曾間斷,每年都有三天或五天的講座。聽講的群眾一年比 一年多。

同年在窩打老道買了一個比較大的佛堂,定名「佛香講堂」。沒想到,相關的弘法活動,一年比一年熱絡,每天都有一、二千人以上在那小小的講堂進出;有時,信徒為了參加法會在窩打老道排隊,經常排了一、二公里之長,良好的秩序,連警察都讚嘆。

二0一0年: 基於實際的需要,也感謝香港政府給予方便,又於九龍灣宏光道億京中心設立香港佛光道場。道場仍以弘法,以及從事文化傳播為主,並有社教、公 益、慈善活動等。目的只是希望道場的設立,可以讓身處經濟高度發展、生活步調緊湊的香港大眾,能夠找到一個身心安頓的地方。

星雲大師在百年佛緣中講述了他與香港佛教的法緣

「過去香港人因為喜歡賭博賽馬,每當跑馬比賽時,大都不希望見到出家人,他們認為出家人理光頭,見到出家人就會輸光光。後來我在紅磡香港體育館講演,我就告訴 大家:人生的財富並非只有金錢、股票、有價證券,乃至黃金、鑽石等,人生有了慈悲、智慧、明理、感恩、知足等佛法,就能擁有另類的財富。因為佛法,可以幫 助我們建立正確的思想與觀念,有了好的理念,就能擁有財富,所以佛法才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。」